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又逢君

第五百五十二章 归来(二)

又逢君 寻找失落的爱情 4341 2022-11-24 09:58

  

  这一声爹一入耳,沈祐的眼泪都快出来了,伸手将儿女都抱进怀里。

  女儿娇娇软软,已经快八岁的儿子却高大壮实。亏得沈祐力气大,略一用力,将沈旭沈好一并抱了起来。

  沈好伸手揽住亲爹的脖子,将脸贴在沈祐的脸上,娇嫩地说道:“爹,我好想你。”

  沈祐目光一柔,笑着应道:“爹也天天想你。”

  沈旭自诩为男子汉,不耐这等肉麻的对话,张口就急急追问:“爹,你又打胜仗了吗?快说给我听听。”

  沈祐失笑:“先别急,我有七天假期,可以慢慢说给你们听。”

  和儿女亲香过后,沈祐将他们放了下来,然后走到许氏面前,恭敬地拱手行礼:“外祖母,我回来了。”

  许氏仔仔细细地打量,确定沈祐没受伤,才松了一口气,展颜笑道:“好好好,平安回来就好。”

  沈祐低声问:“少君人呢?”

  许氏咳嗽一声,冲沈祐使眼色:“少君前些日子受了风寒,一直卧榻养病。我怕她过了病气给孩子,这些日子,就没让沈旭沈好往他们娘亲身边凑。”

  沈祐心领神会,顺着许氏的话音说道:“少君病了,是该好生养病。我这就去看看少君。”

  许氏道: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  沈旭沈好也想去,郑妈妈忙上前,笑着哄道:“公子和小姐都还小,待在病榻前不好,会被过了病气。奴婢带着你们去隔壁玩吧!”

  沈旭没什么心机,立刻笑着点头应了。

  沈好年纪不大,心眼多得很。立刻娇声道:“哥哥去玩吧!我就留在家里。”

  沈旭闹着要去,郑妈妈只得先带着沈旭走了。

  奶娘走上前,要哄沈好离去,沈好挑眉一笑,小小年纪,颇有娘亲冯少君少时的风采:“我要悄悄去看娘一眼。你在我后面跟着,不能发出声音。要是惊动了我爹,我爹什么脾气,你可是知道的。”

  小公子性情率直,这位小小姐却伶俐狡黠。奶娘哄不住她,只得跟在身后。

  沈好轻手轻脚地溜到娘亲的寝室外。先将耳朵贴到门板上,想听一听里面的动静。

  可惜,沈好漏算了一点。

  以沈祐的耳力,岂能让人欺近五米之内毫无察觉?事实上,沈好刚到寝室外,沈祐就听到了熟悉的轻软脚步声。

  这个丫头!偷溜来做什么?

  沈祐好气又好笑,走到门边,霍然开门。

  沈好一个没提防,差点摔进门里。沈祐眼明手快,及时将女儿拎了起来:“好儿,你来做什么?”

  沈好被拎在空中飘悠,还能笑得甜甜的:“爹,你先放我下来。”

  沈祐本想板着脸孔训斥几句,一见女儿笑得这般甜美可爱,哪里还狠得下心。改拎为抱,张口问道:“你偷偷躲在门外,想偷听什么?”

  沈好睁着无辜的大眼:“我没偷听啊!我是想敲门。”

  遗传真是奇妙啊!

  沈好这副睁眼说鬼话的模样,和冯少君少时几乎一模一样。以前他被屡次捉弄,十分气闷。现在想来,只有无限的温暖和甜蜜。

  咦?爹怎么不说话?难道她百试百灵的招数不管用了吗?

  沈祐心里有些不踏实,继续软萌地撒娇:“爹,你放我下来嘛!娘生病,每天只让我来看一回。我好想娘!所以,我才悄悄来看娘。”

  明知道沈好心里的小算盘,沈祐还是心软了。抱着沈好到了床榻边,轻声道:“你娘还在睡,你别吵醒了她。”

  “冯少君”果然在床榻上昏睡。

  沈好说不清心里哪儿不对劲,可她就是有种微妙难言的感觉。床榻上的女子,明明就是娘亲的模样,可她总觉得,这不是娘。

  不过,这样的话,沈好是不敢说出来的。她怏怏地从沈祐怀里下来: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  ……

  等沈好出去了,沈祐又去关了门。

  床榻上的“冯少君”,这才睁开眼,长松了一口气。

  床榻边的许氏,无奈地笑了一笑:“少君走后,吉祥就扮作她的模样,对外称病,卧榻静养。我特意让旭儿和好儿兄妹两个离得远一些。旭儿粗枝大叶的,倒没什么。好儿心细得很,竟是察觉出些许不对劲来了。”

  可不是么?

  这个小机灵鬼!

  沈祐的无奈中,多了一些身为父亲的骄傲和自豪:“好儿这般聪慧,和她娘亲少时一样。”

  许氏目中闪过怀念:“是啊,少君小时候也是这样。心眼多得很,什么都瞒不过她。偏偏最会装模作样,睁眼说瞎话张口就来。”

  床榻上的“冯少君”坐了起来,一张口却是吉祥的声音:“夫人一走,奴婢就躺在床榻上装病。小公子没发现端倪,小小姐倒是冒过一句,说娘亲说话的声音怎么有些变了。当时,奴婢吓得冷汗都出来了。”

  其实,吉祥扮主子多年,说话的声音有八九分像,再加上装病,没人会起疑心。谁能料到,五岁的沈好竟然窥出了破绽。

  看来,沈好以后倒是可以继承冯少君的一身能耐本事了。

  沈祐又是一笑:“这是天生耳力灵敏,你以后在她面前小心应付就是。”

  吉祥点点头,继续躺回去装病。

  许氏和沈祐去了另一间屋子里说话,这才说起冯少君离去的原因:“杨公公病重,怕是熬不了多少日子。少君悄悄只身回京,送杨公公最后一程。或许很快就会回来了。”

  原来是杨公公病重不治了。

  沈祐长叹一声,心里沉甸甸的。半晌才低声道:“以她的脾气,定是要办完杨公公的丧事才肯回来。”

  “或许一两个月,或许得要更久。辛苦外祖母照顾沈旭兄妹。还得为少君遮掩行踪。”

  许氏不以为意:“照顾孩子没什么辛苦,只盼着少君能一路平安顺遂。还有,到了京城还得进宫,我这心里总有些不踏实。”

  沈祐对冯少君却是信心十足:“外祖母放心吧!不管遇到什么情形,少君都能应付。”

  这倒也是。

  许氏想了想,也笑了起来。

  ……

  (本章完)

  

  

  

上一章 | 下一章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